صفحات الموضوع: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64 65 66 67 68 69 70 71 72 73 74 75 76 77 78 79 80 81 82 83 84 85 86 87 88 89 90 91 92 93 94 95 96 97 98 99 100 101 102 103 104 105 106 107 108 109 110 111 112 113 114 115 116 117 118 119 120 121 122 123 124 125 126 127 128 129 130 131 132 133 134 135 136 137 138 139 140 141 142 143 144 145 146 147 148 149 150 151 152 153 154 155 156 157 158 159 160 161 162 163 164 165 166 167 168 169 170 171 172 173 174 175 176 177 178 179 180 181 182 183 184 185 186 187 188 189 190 191 192 193 194 195 196 197 198 199 200 201 202 203 204 205 206 207 208 209 210 211 212 213 214 215] >
Off topic: 泰晤士(TIMES)四合院儿
ناشر الموضوع: QHE

QHE
الولايات المتحدة
Local time: 20:17
أنجليزي إلى صيني
+ ...
بادئ الموضوع
That “翻吧你” Mar 27

ysun wrote:

另外,我十分同意老沈的《翻译出身体谅体谅二则》。其中提到“老杨不断讲,小张拼命记”。老杨连续讲了十五、六分钟,小张使出浑身解数拼命速记,......


OPENING REMARKS
(two-minute time limit agreed upon in pre-meeting negotiations over protocol)

- Antony Blinken’s opening statement ~2:27.
- Jake Sullivan's opening statement ~2:17.
- Yang Jiechi initial statement (In Mandarin) ~16:14.
- Yang Jiechi murmured to Wang Yi, to let him say something. . .

- Interpreter Zhang Jing: “我先,我先翻译一下?! ” ( “Shall I, first translate?!” )
- Yang Jiechi:“还要翻吗?…… 翻吧你。” (“Is it still necessary to translate? . . . Well you go ahead.”)
- Yang Jiechi: “It's a test for the interpreter.”



[Edited at 2021-03-27 15:42 GMT]


 

ysun  Identity Verified
الولايات المتحدة
Local time: 19:17
أنجليزي إلى صيني
+ ...
要体谅翻译人员的处境和辛苦 Mar 27

Daaviid Woong wrote:

小的不是语言家,不是翻译家,更不是外交家。

小的以为,翻译就是express the sense of (words or text) in another language。不增加原文没有的意思,也不忽略原文原有的意思。领导语言力度是8分,就翻成8分,一分不多也一分不少。当然,这里不计译者的能力问题。
...

到此论坛聊天者,通常都是对翻译问题感兴趣者,但不一定非得是语言家、翻译家、或外交家。我来此论坛也只是为了与老朋友们聊聊天、叙叙情。大家谈的都是自己个人的看法。我上面说“翻译官张京翻得委婉些也许是她用心良苦”,也只不过是我的一孔之见而已。

“不增加原文没有的意思,也不忽略原文原有的意思。领导语言力度是8分,就翻成8分,一分不多也一分不少。”我认为这只是翻译的理想状态,恐怕无人能够真正达到。若想逼近这种理想状态,最好还是领导说上几句就暂停,以便译员翻译。作为外交部专职翻译出身的杨先生,至少应该知道,他所说的话,理应由译员翻译成对方能听懂的语言;不应该问出“还要翻吗?”这种不专业的问题。

本人认为,无论是与会者,还是旁观者,都应该像 David Shen 所说那样,体谅翻译人员的处境和辛苦。君不见,“老杨不断讲,小张拼命记”?老杨连续讲了十五、六分钟,张京不得不依靠速记来帮助她记忆老杨所说的每一句话,并在老杨说完之后就得马上翻译成英语。从一定程度上讲,这比同声译还更难些。在这种情况下,要达到“一分不多也一分不少”,我认为是一种过分苛刻的要求。所以,无论是否当过口译译员,都要体谅体谅再体谅。

本人认为,老杨所说的“我们中国人不吃这一套”相当于“你们别跟中国人来这一套”。因此,张京翻成 “This is not the way to deal with the Chinese people”,应该是做到了“express the sense of (words or text) in another language”。“我们中国人不吃这一套”这种说法,被国外某些媒体认为是"江湖语言"。若要把这“江湖”味儿体现出来,恐怕连“生在新中国,长在红旗下”的老杨也未必做得到。那涉世未深的张京就更难以做到。当年黄金荣在法租界当巡捕时,曾与洋人上司发生冲突。一气之下,他对洋人上司说,“少跟老子来这一套,老子不受你的气,不干了行不行?”但不知当时翻译是如何翻给洋人听的?也许,黄金荣也只是说给周围的中国人听听,以显示他的“民族气节”,所以也根本用不着翻译。详见:

http://www.whdpf.org.cn/ztlm/xxyd/tnull_1494417.shtml

“为什么说法欠妥的人当了领导,而说法得体的翻译却不能当领导?” 现任中国外交部翻译司培训处副处长的张京还很年轻,将来再进一步升迁也不是不可能。老杨也是从专职翻译一步步升上来的。况且,在中国能当上大领导者,并不意味着就是德才兼备。否则,周永康为什么能当上政治局常委呢?

“翻好与不好,谁说了算?当然是领导,是付钱的主。不是不付钱的旁观者。”我们这里都是旁观者。旁观者虽然不付钱,但仍然可以评论。至于说了算不算,倒是无所谓。美国国务卿说,“应该给翻译涨工资”,同样也说了不算,除非由他付钱。况且,无论领导认为张京翻得好与不好,网民们也不一定就吃这一套!君不见不少网民群情激愤、热血沸腾,都说张京翻得“太软了”或“太温和了”吗?

老杨说,“你们没有资格在中国的面前说,你们从实力的地位出发同中国谈话”。我自始至终听了视频里美方的发言,并未听到美方代表说,他们是“从实力的地位出发同中国谈话”。那么老杨为何要无中生有地如此说呢?你说的“领导事先交代”这话倒是提醒了我,老杨这么说大概就是因为“领导事先交代”:无论美方怎样说,你都要这样说。所以,老杨如此说了,他的领导听见了、中国人民听见了,就算圆满完成任务,根本就用不着翻译给洋人听。当然这只是我根据表面现象而进行的猜测而已,也许可以算是一种 "scientific guess"。

[Edited at 2021-03-27 20:29 GMT]


QHE
 

ysun  Identity Verified
الولايات المتحدة
Local time: 19:17
أنجليزي إلى صيني
+ ...
事先准备的重要性 Mar 27

即使是不需要“领导事先交代”的高层领导,在国际会议上发言往往也需事先做好准备。所以,我们对于那些难以事先做好准备、即时就要作出反应而翻译领导讲话的翻译人员就更应该充分体谅。

下面这段视频(2:02:00至2:09:00)就充分说明了事先准备的重要性: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R62Teg-v0ZM


 

Daaviid Woong
الصين
一、无中生有 Mar 28

分开回复。到手的先上。

一、无中生有
Our relationship with China will be competitive when it should be, collaborative when it can be, and adversarial when it must be. The common denominator is the need to engage China from a position of strength.
engage China from a position of strength.
A Foreign Policy for the American People, Speech, Antony J. Blinken, Secretary of State, Ben Franklin Room, Washington, D.C, March 3, 2021
https://www.state.gov/a-foreign-policy-for-the-american-people/


ysun wrote:

老杨说,“你们没有资格在中国的面前说,你们从实力的地位出发同中国谈话”。我自始至终听了视频里美方的发言,并未听到美方代表说,他们是“从实力的地位出发同中国谈话”。那么老杨为何要无中生有地如此说呢?你说的“领导事先交代”这话倒是提醒了我,老杨这么说大概就是因为“领导事先交代”:无论美方怎样说,你都要这样说。所以,老杨如此说了,他的领导听见了、中国人民听见了,就算圆满完成任务,根本就用不着翻译给洋人听。当然这只是我根据表面现象而进行的猜测而已,也许可以算是一种 "scientific guess"。

[Edited at 2021-03-27 20:29 GMT]
Collapse


 

Daaviid Woong
الصين
二、理想状态 Mar 29

同意大师见解。不知是否可少许补充?不增加原文里没有的意思,不漏掉原文里原有的意思,总应该是做得到的吧?语气强度要做到一分不多一分不少,尽管绝非易事,但是不是追求的境界?不能因为难而得过且过、敷衍了事、降低自我要求吧?事实上,大部分句子是不难的,对大师来说还不是举手之劳?至于个别难啃的含成语、典故等句子,就算做不到100%到位,总不至于相... See more
同意大师见解。不知是否可少许补充?不增加原文里没有的意思,不漏掉原文里原有的意思,总应该是做得到的吧?语气强度要做到一分不多一分不少,尽管绝非易事,但是不是追求的境界?不能因为难而得过且过、敷衍了事、降低自我要求吧?事实上,大部分句子是不难的,对大师来说还不是举手之劳?至于个别难啃的含成语、典故等句子,就算做不到100%到位,总不至于相差十万八千里吧?大体上总要说得过去嘛。俗话说,沧海横流方显出英雄本色。当象小的凡夫俗子们都一筹莫展、无计可施的时候,神童、天才亮相,不费吹灰之力就予以搞定,是不是就展现大师风范的天赐良机?能否给出尽可能贴近原文的译文而非锦上添花或偷工减料,从而导致在某种程度和客观上误导听众,这里是否就涉及个人能力问题?部分先天的,不废话。那部分后天的,也就是不足之处,不就是要栽培吗?所以大师也需要扶持的嘛。力有不逮者,在时间压力下,一时又想不出贴切的好句子,但又不能不翻,是不是会曲线救国?尽力应付过去了事?小的建议回炉深造。有力者,是不是就是自以为是、或多或少地故意搬弄是非?建议另觅高就,不适合用另一种语言鹦鹉学舌,而更应该改行投身创作行当。

ysun wrote:

...
...我认为这只是翻译的理想状态,恐怕无人能够真正达到。若想逼近这种理想状态,最好还是领导说上几句就暂停,以便译员翻译。...
...



[Edited at 2021-03-27 20:29 GMT]
Collapse


 

ysun  Identity Verified
الولايات المتحدة
Local time: 19:17
أنجليزي إلى صيني
+ ...
关于“无中生有” Mar 29

Daaviid Woong wrote:

分开回复。到手的先上。

一、无中生有
Our relationship with China will be competitive when it should be, collaborative when it can be, and adversarial when it must be. The common denominator is the need to engage China from a position of strength.
A Foreign Policy for the American People, Speech, Antony J. Blinken, Secretary of State, Ben Franklin Room, Washington, D.C, March 3, 2021
https://www.state.gov/a-foreign-policy-for-the-american-people/


ysun wrote:

老杨说,“你们没有资格在中国的面前说,你们从实力的地位出发同中国谈话”。我自始至终听了视频里美方的发言,并未听到美方代表说,他们是“从实力的地位出发同中国谈话”。那么老杨为何要无中生有地如此说呢?你说的“领导事先交代”这话倒是提醒了我,老杨这么说大概就是因为“领导事先交代”:无论美方怎样说,你都要这样说。所以,老杨如此说了,他的领导听见了、中国人民听见了,就算圆满完成任务,根本就用不着翻译给洋人听。当然这只是我根据表面现象而进行的猜测而已,也许可以算是一种 "scientific guess"。

[Edited at 2021-03-27 20:29 GMT]

请注意,我上面是这样说的:
我自始至终听了视频里美方的发言,并未听到美方代表说,他们是“从实力的地位出发同中国谈话”。那么老杨为何要无中生有地如此说呢?

你所引述的 Blinken 那段话,是他在另一场合说的,而且是对他的 fellow Americans 说的。据我所知,在阿拉斯加中美对话时,美方代表恰恰没“在中国的面前”说出你所引述的这句话:“The common denominator is the need to engage China from a position of strength.” 至于他们为什么没在中国高层代表的面前说这句话,我不知道,只能猜测。也许是他们不想破坏会议的气氛,也可能是他们被老杨和老王的声势镇住了,不敢“在中国的面前”这样说(只敢“窝里横”、说给美国人听而已)。还有一种可能就是,他们不想让中国人和全世界的人视为“战狼”(仍然是一种 "scientific guess")!

你能否提供证据以证明美方代表确实在阿拉斯加中美对话的开场白中说了 engage China from a position of strength 这句话?

[Edited at 2021-03-29 18:13 GMT]


 

ysun  Identity Verified
الولايات المتحدة
Local time: 19:17
أنجليزي إلى صيني
+ ...
要翻还是不要翻 Mar 29

QHE wrote:

ysun wrote:

另外,我十分同意老沈的《翻译出身体谅体谅二则》。其中提到“老杨不断讲,小张拼命记”。老杨连续讲了十五、六分钟,小张使出浑身解数拼命速记,......


OPENING REMARKS
(two-minute time limit agreed upon in pre-meeting negotiations over protocol)

- Antony Blinken’s opening statement ~2:27.
- Jake Sullivan's opening statement ~2:17.
- Yang Jiechi initial statement (In Mandarin) ~16:14.
- Yang Jiechi murmured to Wang Yi, to let him say something. . .

- Interpreter Zhang Jing: “我先,我先翻译一下?! ” ( “Shall I, first translate?!” )
- Yang Jiechi:“还要翻吗?…… 翻吧你。” (“Is it still necessary to translate? . . . Well you go ahead.”)
- Yang Jiechi: “It's a test for the interpreter.”



[Edited at 2021-03-27 15:42 GMT]

谢谢你提供以上信息!外交部发言人小赵说,“美方在先致开场白时严重超时”。看来,美方确实是“严重超时”了。哪怕只超1秒钟,那也是超!

既然老杨认为不需要翻,那就应该事先告诉小张,小张也就不必拼命记了。不过,即使老杨不让小张翻译,至少也得给时间让美方翻译去给美方代表翻译吧?否则,这还能叫做对话吗?何况,现场还有那么多外国记者也想知道他讲话的内容呢!


[Edited at 2021-03-29 19:20 GMT]


QHE
 

ysun  Identity Verified
الولايات المتحدة
Local time: 19:17
أنجليزي إلى صيني
+ ...
关于理想状态 Mar 29

俗话说,“看人挑担不吃力,自己挑担压断脊”。老杨接连不断地说了16分钟,先甭说翻译成英文,即使只是用中文把老杨所说的话一字不差地复述一遍,除了小说里的人物外,恐怕无人能达到这种理想状态。谁若有兴趣,不妨自己测试一下。再说,即使张京的翻译达到了接近理想状态的境界,也总会有自命不凡的人出来指手划脚一番。杨志卖刀的典故就是一例。杨志的宝刀再... See more
俗话说,“看人挑担不吃力,自己挑担压断脊”。老杨接连不断地说了16分钟,先甭说翻译成英文,即使只是用中文把老杨所说的话一字不差地复述一遍,除了小说里的人物外,恐怕无人能达到这种理想状态。谁若有兴趣,不妨自己测试一下。再说,即使张京的翻译达到了接近理想状态的境界,也总会有自命不凡的人出来指手划脚一番。杨志卖刀的典故就是一例。杨志的宝刀再好,也有人会出来找茬!

前几天我举了个实例:
ysun wrote:

另外,我十分同意老沈的《翻译出身体谅体谅二则》。其中提到“老杨不断讲,小张拼命记”。老杨连续讲了十五、六分钟,小张使出浑身解数拼命速记,接着就得立刻译成英文,根本就没多少时间斟酌推敲。网上许多高谈阔论的人都是事后诸葛亮。他们可以仔细推敲,还可以查查词典。国内某些人不但蔑视翻译,还喜欢吹毛求疵。记得我在国内工作时,有一次参加中美技术交流。会谈翻译毕业于北京经贸大学,英语相当好,但不大熟悉化工技术。在翻译过程中,某些工程技术人员觉得他翻得不准确,有的人还时不时开口纠正。该翻译终于忍耐不住了,发怒说,“干脆你上来翻吧!”后来又加了一句,“你上来也许还不如我!”结果搞得场面十分尴尬。不知各位同仁是否也遇到过类似情况?


其实,据我所知,那位时不时在台下开口纠正翻译的人,只不过是跟着电视台学了几年许国璋英语而已。但他却以为自己“文武双全”、既懂技术又懂英语。实际上,他只是听懂了外国专家的片言只语,然后根据自己所知的一些技术概念连蒙带猜瞎编而已。结果那位翻译看出破绽后就说,“干脆你上来翻吧!”其实就是想让他当众出丑,只不过是不想把话说得太难听而已。

[Edited at 2021-03-29 21:52 GMT]
Collapse


 

LIZ LI  Identity Verified
الصين
Local time: 08:17
عضو (2008)
فرنسي إلى صيني
+ ...
热泪盈眶 Mar 30

ysun wrote:

我是就事论事,就翻译论翻译,丝毫不涉及政治。

以前我在国内工作时,也有不少官员很看不起翻译,甚至公开说翻译人员只是个“传声筒”。我们公司外事处有位副处长是俄语翻译出身(50年代给苏联援华专家担任过翻译)。显然,他自己都看不起自己的这段经历,不但在与人交谈时要回避这段经历,连“翻译”两字也要刻意回避。有一次在与外商会谈前,他在布置工作时对一名翻译说,“这次会谈由你负责给双方说通”。其实就是让他担任会谈翻译。当时我在旁觉得这种说法很奇怪,后来经同事解释后我才明白其中的奥妙。相比之下,那些外商对翻译人员却很尊重。每次会议结束之后都会特意与翻译人员握手致谢。

[Edited at 2021-03-22 16:54 GMT]


一直没有深究过中文论坛里面这些超长待机的帖子是干什么的,今天鬼使神差进来看了看,觉得又高兴又伤心~
被尊重的感觉太好了,以至于那些不被尊重的瞬间能够被永远记住。
不懂得尊重翻译的人哪里都有,我有过被中方领导劈头盖脸大骂的经历,仅仅是因为我告诉他,我感觉对方刚才某句话好像话里有话,然后这位领导当着所有人的面跟我说:人家说什么你就翻什么,不要给我胡乱揣测……也试过因为谈判不顺利,中方人员不接茬,顾左右而言他,却因此被外方客户当面对我表示质疑,还跟我说,你这样,他说一个字,你说一个字……然后这个外方客户就真的让中方人员说一个字,停,然后我翻一个字,停,然后中方再说一个字……

话说回来,我觉得 ysun 的观点不无道理。有些话是说给自己人听的~ PR之道也
至于翻译的译文有这样那样的瑕疵,这是在正常不过的事情了。张京自己肯定也不会百分百满意自己的译文,你让她再翻一次的话,那肯定会有所改动的。
这不就是翻译的职业病吗?

[Edited at 2021-03-30 07:48 GMT]


QHE
 

Daaviid Woong
الصين
三、体谅译员 Mar 30

继续胡搅蛮缠。

关于问“还要翻吗?”,“老杨不断讲,小张拼命记”,意思是不给译家留有充分思考余地,也就是不体恤翻译工作;…小的以为,这些问题从外往里看似有理,但或许不全面。到底要翻不?一言难尽。在不同的场合、不同的环境、不同的时间、不同的语气、不同的肢体语言、…、但却有一段共同工作关系所形成的默契,当有不同的含义,不能孤立从
... See more
继续胡搅蛮缠。

关于问“还要翻吗?”,“老杨不断讲,小张拼命记”,意思是不给译家留有充分思考余地,也就是不体恤翻译工作;…小的以为,这些问题从外往里看似有理,但或许不全面。到底要翻不?一言难尽。在不同的场合、不同的环境、不同的时间、不同的语气、不同的肢体语言、…、但却有一段共同工作关系所形成的默契,当有不同的含义,不能孤立从字面上来简单理解。可能是翻,也可能是不翻,外人不得而知,也无需过度解读。知道最好,不知就先束之高阁。或许与大师所提的专不专业关系不大吧?小的陋见,这些都是大清菁英中之菁英,非泛泛之辈,对不?不过就是区区讲15来分钟时间嘛,那领导培养你们掌握的速记不是就有用武之地了吗?况且,很多官话听前半句,就知道后半句。按套路猜,后面大部分往往也是八九不离十的。更何况,早就做好功课,有备而来,怎会辜负上级多年的赏识?把送上门显摆的机会白白地放弃?要领导说一句,你学贯中西的文豪方才能翻一句,还不能保证分量恰到好处,那你到底是不是高官厚禄、养尊处优的人中豪杰?什么投资条件都满足你,而回报却没有保证的,这买卖也能做?那英明领导不如用免费的Google翻译更省事?大清有一目十行过目不忘之说,英语里也有photographic memory之语。这都是指眼,而非耳。相信大清的the baddest of the bad应该有至少20来分钟的录音机听力神功,过耳不忘,且能倒背如流。(题外话,不知是否可篡改成recorder memory?)信不信?反正小的是信了。

ysun wrote:

...不应该问出“还要翻吗?”这种不专业的问题。

...君不见,“老杨不断讲,小张拼命记”?老杨连续讲了十五、六分钟,...


[Edited at 2021-03-27 20:29 GMT]
Collapse


 

ysun  Identity Verified
الولايات المتحدة
Local time: 19:17
أنجليزي إلى صيني
+ ...
First things first Mar 30

Daaviid Woong wrote:

分开回复。到手的先上。

一、无中生有
Our relationship with China will be competitive when it should be, collaborative when it can be, and adversarial when it must be. The common denominator is the need to engage China from a position of strength.
A Foreign Policy for the American People, Speech, Antony J. Blinken, Secretary of State, Ben Franklin Room, Washington, D.C, March 3, 2021
https://www.state.gov/a-foreign-policy-for-the-american-people/

ysun wrote:

老杨说,“你们没有资格在中国的面前说,你们从实力的地位出发同中国谈话”。我自始至终听了视频里美方的发言,并未听到美方代表说,他们是“从实力的地位出发同中国谈话”。那么老杨为何要无中生有地如此说呢?你说的“领导事先交代”这话倒是提醒了我,老杨这么说大概就是因为“领导事先交代”:无论美方怎样说,你都要这样说。所以,老杨如此说了,他的领导听见了、中国人民听见了,就算圆满完成任务,根本就用不着翻译给洋人听。当然这只是我根据表面现象而进行的猜测而已,也许可以算是一种 "scientific guess"。

[Edited at 2021-03-27 20:29 GMT]

ysun wrote:

请注意,我上面是这样说的:
我自始至终听了视频里美方的发言,并未听到美方代表说,他们是“从实力的地位出发同中国谈话”。那么老杨为何要无中生有地如此说呢?

你所引述的 Blinken 那段话,是他在另一场合说的,而且是对他的 fellow Americans 说的。据我所知,在阿拉斯加中美对话时,美方代表恰恰没“在中国的面前”说出你所引述的这句话:“The common denominator is the need to engage China from a position of strength.” 至于他们为什么没在中国高层代表的面前说这句话,我不知道,只能猜测。也许是他们不想破坏会议的气氛,也可能是他们被老杨和老王的声势镇住了,不敢“在中国的面前”这样说(只敢“窝里横”、说给美国人听而已)。还有一种可能就是,他们不想让中国人和全世界的人视为“战狼”(仍然是一种 "scientific guess")!

你能否提供证据以证明美方代表确实在阿拉斯加中美对话的开场白中说了 engage China from a position of strength 这句话?


不知阁下是否已经找到上述关键性证据?如果找到了,就请说一句,我就收回“无中生有”的说法。

如果你实在找不到,也请说一句,我可以帮你找找看。在美国使用 Google 很方便,不用翻墙。不才虽然与从事“创作行当”的阁下不在同一层次,但上 Google 搜索资料之类的非创作性粗活,我干起来还算拿手。


 

ysun  Identity Verified
الولايات المتحدة
Local time: 19:17
أنجليزي إلى صيني
+ ...
庄敬自强 Mar 30

LIZ LI wrote:

一直没有深究过中文论坛里面这些超长待机的帖子是干什么的,今天鬼使神差进来看了看,觉得又高兴又伤心~
被尊重的感觉太好了,以至于那些不被尊重的瞬间能够被永远记住。
不懂得尊重翻译的人哪里都有,我有过被中方领导劈头盖脸大骂的经历,仅仅是因为我告诉他,我感觉对方刚才某句话好像话里有话,然后这位领导当着所有人的面跟我说:人家说什么你就翻什么,不要给我胡乱揣测……也试过因为谈判不顺利,中方人员不接茬,顾左右而言他,却因此被外方客户当面对我表示质疑,还跟我说,你这样,他说一个字,你说一个字……然后这个外方客户就真的让中方人员说一个字,停,然后我翻一个字,停,然后中方再说一个字……

话说回来,我觉得 ysun 的观点不无道理。有些话是说给自己人听的~ PR之道也
至于翻译的译文有这样那样的瑕疵,这是在正常不过的事情了。张京自己肯定也不会百分百满意自己的译文,你让她再翻一次的话,那肯定会有所改动的。
这不就是翻译的职业病吗?

[Edited at 2021-03-30 07:48 GMT]

LIZ,

我来美国之前曾在中国某部级大型企业的国际贸易公司参与技术引进工作多年,经常参加涉外活动。所以,对你所说的这些情况我深有同感。我们公司有几十名各语种专职翻译,其中有几位毕业于广州外国语学院(广东外语外贸大学的前身),也可算是你的学长。这些翻译大多是毕业于国内名牌外语院校的高材生,外语都很棒,但在参加工作的最初阶段,他们在参加技术交流、合同谈判、出国考察或执行合同任务时往往会遇到不少困难。作为一名旁观者,我深知他们工作的辛苦和不易。即使是在涉外应酬宴会上,他们仍然需要担任口译工作,无法像别人那样悠闲地欣赏美味佳肴,却往往还会饿着肚子回家。在随团到国外出差时,除了日常翻译工作以外,各种各样的大小杂事往往都离不开他们。

中方某些官员对翻译人员的不尊重,与外方人士的态度往往截然相反,这就体现了中外人士不同的价值观。在这个论坛上,不照样也有极个别人认为翻译工作是“鹦鹉学舌”吗?这种不尊重翻译人员和翻译工作的态度在一定程度上也体现了教育的失败!这种不尊重翻译人员和翻译工作的人,无论他们从事什么行当,无论他们身居何等高位,都应该回炉接受改造。根本就谈不上什么深造,因为他们是学校教育和家庭教育的不合格产品!

在这个论坛,不仅可以了解到许多与开拓翻译业务相关的宝贵信息,还可看到各种不同价值观的精彩表演。欢迎你常来!如果翻翻此论坛的旧帖,还可发现此论坛历史上也出现过几个自命不凡的胡搅蛮缠者,也可看到他们的结局究竟是怎样的!


[Edited at 2021-03-31 03:06 GMT]


 

ysun  Identity Verified
الولايات المتحدة
Local time: 19:17
أنجليزي إلى صيني
+ ...
若不翻译还能叫做对话吗 Mar 30

Daaviid Woong wrote:

继续胡搅蛮缠。

关于问“还要翻吗?”,“老杨不断讲,小张拼命记”,意思是不给译家留有充分思考余地,也就是不体恤翻译工作;…小的以为,这些问题从外往里看似有理,但或许不全面。到底要翻不?一言难尽。在不同的场合、不同的环境、不同的时间、不同的语气、不同的肢体语言、…、但却有一段共同工作关系所形成的默契,当有不同的含义,不能孤立从字面上来简单理解。可能是翻,也可能是不翻,外人不得而知,也无需过度解读。知道最好,不知就先束之高阁。或许与大师所提的专不专业关系不大吧?小的陋见,这些都是大清菁英中之菁英,非泛泛之辈,对不?不过就是区区讲15来分钟时间嘛,那领导培养你们掌握的速记不是就有用武之地了吗?况且,很多官话听前半句,就知道后半句。按套路猜,后面大部分往往也是八九不离十的。更何况,早就做好功课,有备而来,怎会辜负上级多年的赏识?把送上门显摆的机会白白地放弃?要领导说一句,你学贯中西的文豪方才能翻一句,还不能保证分量恰到好处,那你到底是不是高官厚禄、养尊处优的人中豪杰?什么投资条件都满足你,而回报却没有保证的,这买卖也能做?那英明领导不如用免费的Google翻译更省事?大清有一目十行过目不忘之说,英语里也有photographic memory之语。这都是指眼,而非耳。相信大清的the baddest of the bad应该有至少20来分钟的录音机听力神功,过耳不忘,且能倒背如流。(题外话,不知是否可篡改成recorder memory?)信不信?反正小的是信了。

ysun wrote:

...不应该问出“还要翻吗?”这种不专业的问题。

...君不见,“老杨不断讲,小张拼命记”?老杨连续讲了十五、六分钟,...


[Edited at 2021-03-27 20:29 GMT]

我简单说两句,因为我没工夫胡搅蛮缠。

还要翻吗的问题,不是什么“体恤翻译工作”的问题,而是老杨的长篇大论是否有必要翻译的问题。既然是“战略对话”(“战略对话”只是中方一厢情愿的说法,美方只承认是“对话”而已),那么老杨连续讲了十五、六分钟,就应该让译员翻成英文。若不翻,那还算“对话”吗?岂不是成了肢体表演?在美方代表和大多数记者看来则无异于哑剧。如果美方所说的话也不翻译成中文,那岂非就成了“鸡同鸭讲”?

我前面说‘作为外交部专职翻译出身的杨先生,至少应该知道,他所说的话,理应由译员翻译成对方能听懂的语言;不应该问出“还要翻吗?”这种不专业的问题。’ 我之所以采用“不专业”这种婉转的说法,是出于对老杨的尊重,因为我实在不想直截了当地说“这种愚蠢的问题”。


QHE
 

LIZ LI  Identity Verified
الصين
Local time: 08:17
عضو (2008)
فرنسي إلى صيني
+ ...
路人丁 Mar 31

ysun wrote:
LIZ,

我来美国之前曾在中国某部级大型企业的国际贸易公司参与技术引进工作多年,经常参加涉外活动。所以,对你所说的这些情况我深有同感。我们公司有几十名各语种专职翻译,其中有几位毕业于广州外国语学院(广东外语外贸大学的前身),也可算是你的学长。这些翻译大多是毕业于国内名牌外语院校的高材生,外语都很棒,但在参加工作的最初阶段,他们在参加技术交流、合同谈判、出国考察或执行合同任务时往往会遇到不少困难。作为一名旁观者,我深知他们工作的辛苦和不易。即使是在涉外应酬宴会上,他们仍然需要担任口译工作,无法像别人那样悠闲地欣赏美味佳肴,却往往还会饿着肚子回家。在随团到国外出差时,除了日常翻译工作以外,各种各样的大小杂事往往都离不开他们。

中方某些官员对翻译人员的不尊重,与外方人士的态度往往截然相反,这就体现了中外人士不同的价值观。在这个论坛上,不照样也有极个别人认为翻译工作是“鹦鹉学舌”吗?这种不尊重翻译人员和翻译工作的态度在一定程度上也体现了教育的失败!这种不尊重翻译人员和翻译工作的人,无论他们从事什么行当,无论他们身居何等高位,都应该回炉接受改造。根本就谈不上什么深造,因为他们是学校教育和家庭教育的不合格产品!

在这个论坛,不仅可以了解到许多与开拓翻译业务相关的宝贵信息,还可看到各种不同价值观的精彩表演。欢迎你常来!如果翻翻此论坛的旧帖,还可发现此论坛历史上也出现过几个自命不凡的胡搅蛮缠者,也可看到他们的结局究竟是怎样的!


[Edited at 2021-03-31 03:06 GMT]


谢谢前辈的指点!
我顺腾“吃瓜”,来做个路人丁,表达一下自己的看法。
我认同前辈所说的自说自话的观点。对话重点不会在关门之前流出,所以流出的内容目的就在于传播出去。内媒只传播对自己有利的内容,so do 外媒。为了保证传播内容的连贯性而减少停顿,才会因此导致翻译“后台“工作时间太长,这是我的理解,也印证了前辈所说的,这话是说给国人听的观点。
从个人情感上来说,我倾向于相信杨不会”漠视“自己的同僚,也认为这是早有计划的做法。
不知道前辈和其他海外同胞还有没有空闲时间追剧,《大江大河》可以一看!其中主角和领导谈到“位置和眼光”问题的时候,感觉特别受启发。


 

Daaviid Woong
الصين
四、不吃这一套 Mar 31

国师是否翻好,小的以为这是见仁见智的问题。没有标准答案,估计也没人愿意给出何谓准确或好的定义。小的疑惑,是否会有人说这不是翻译,而更像是解释?大师以为呢?当然,翻不出,解释充数亦无不可,聊胜于无,对不?小的瞎猜(意思是没有证据),这句话的翻译估计不是临场发挥,有备而来的可能性更大。大师认为This is not the way to deal with the Chinese people翻的不错... See more
国师是否翻好,小的以为这是见仁见智的问题。没有标准答案,估计也没人愿意给出何谓准确或好的定义。小的疑惑,是否会有人说这不是翻译,而更像是解释?大师以为呢?当然,翻不出,解释充数亦无不可,聊胜于无,对不?小的瞎猜(意思是没有证据),这句话的翻译估计不是临场发挥,有备而来的可能性更大。大师认为This is not the way to deal with the Chinese people翻的不错,小的才疏学浅,哪敢评判。只是有点小疑问,不知是否可提出来请教?化简后,表示不吃这一套是不是就是not the way to deal with sb.,是不?也就是非与某人打交道的方式,语气是否平淡?至少接近就事论事、不偏不倚、面无表情、心平气和、不痛不痒,同意不?回头再看领导说这句话的语气,是否有一股锐气、不容分说及斥责的味道?都在大清生活过,想必明白大清人是在什么场合才说此话的,除了好朋间开玩笑刻意而为之的场合。二者没有区别?要是把在大清发生说此话的场合搬到西方社会,那霉帼佬通常会怎么说?


ysun wrote:

本人认为,老杨所说的“我们中国人不吃这一套”相当于“你们别跟中国人来这一套”。因此,张京翻成 “This is not the way to deal with the Chinese people”,应该是做到了“express the sense of (words or text) in another language”。“我们中国人不吃这一套”这种说法,被国外某些媒体认为是"江湖语言"。...

[Edited at 2021-03-27 20:29 GMT]
Collapse


 
صفحات الموضوع: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64 65 66 67 68 69 70 71 72 73 74 75 76 77 78 79 80 81 82 83 84 85 86 87 88 89 90 91 92 93 94 95 96 97 98 99 100 101 102 103 104 105 106 107 108 109 110 111 112 113 114 115 116 117 118 119 120 121 122 123 124 125 126 127 128 129 130 131 132 133 134 135 136 137 138 139 140 141 142 143 144 145 146 147 148 149 150 151 152 153 154 155 156 157 158 159 160 161 162 163 164 165 166 167 168 169 170 171 172 173 174 175 176 177 178 179 180 181 182 183 184 185 186 187 188 189 190 191 192 193 194 195 196 197 198 199 200 201 202 203 204 205 206 207 208 209 210 211 212 213 214 215] >


To report site rules violations or get help, contact a site moderator:

مشرفو هذا المنتدى
Rita Pang[Call to this topic]
David Lin[Call to this topic]

You can also contact site staff by submitting a support request »

泰晤士(TIMES)四合院儿

Advanced search






CafeTran Espresso
You've never met a CAT tool this clever!

Translate faster & easier, using a sophisticated CAT tool built by a translator / developer. Accept jobs from clients who use SDL Trados, MemoQ, Wordfast & major CAT tools. Download and start using CafeTran Espresso -- for free

More info »
TM-Town
Manage your TMs and Terms ... and boost your translation business

Are you ready for something fresh in the industry? TM-Town is a unique new site for you -- the freelance translator -- to store, manage and share translation memories (TMs) and glossaries...and potentially meet new clients on the basis of your prior work.

More info »